雨里丁香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活 文学 社会
雨里丁香
昨日一整天的雨,加速了樱花的凋零,园子里满地的落英,没有零落私底下的心情,透过湿润的空气嗅到了丁香花的香气。往年的滨城,四月间已是花开不断,没有春天的今年,看花的季节也顺延到了五月。迎春和樱花的花瓣刚刚离开枝头,丁香已在这个雨天开的迷人眼了。丁香花树下,常见姑娘们仰着脸,在搜寻者什么,他们也许是在花树下,找寻五瓣丁香花,把心中那个美好的愿望托付仙女。谁没有从年轻走过?谁还没有在岁月里留下美丽的故事...
破碎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活 文学 社会
破碎 人到中年,回首往事,该经历的都经历了,该得到的都得到了,也算欣慰,也安于这种欣慰后的平静和平淡。渐渐地融成一种习惯。 突然,有一天,这种平静和平淡被打碎了,一地碎银。脑海里清清楚楚的爆出撕心裂肺的碎裂声,颓然的感到,她心底里最珍惜的宝贝被打碎了。那些无从谈起的不满和指责,让她伤透了,也凉透了!将这种不满和指责放大开去,理想中那些美好贝刺得很不成形。一遍遍的反思,一遍遍的痛楚,眼鼻都酸酸的,无...
正反问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生活 文学 社会
正反问
正反问七八级的北风刮了一整天整夜,不由分说的把冬天直接推到人们面前,也不管老黄历还是公历标示的这个季节在这个时候是否该来。只听窗外松林被风吹打的呼呼哗哗的响声,就让房间的各个角落撒满冷意。倦在沙发中,看电视上一个女歌手(浓妆艳抹的,脸上装出一副愁苦状)唱着一首哀怨的歌,哼哼唧唧,到底是什么主题,始终没看明白,把心情直达冰点。接下来一个男歌手连扭带唱夹带着述说,一个字也没听出来,换台!如果心情也可以...
混乱的思维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每次 理想 成绩
混乱的思维 有时候,越是在乎的事情,就越是出问题。也许不在乎的事情太多,便会把注意力太集中于某一件事上,一旦结果达不到理想状态,给人的打击是刻骨铭心的。半年多来,无论是什么事,能勾起我太多注意力的事情,实在太少,唯有孩子升学这件事是个例外。孩子每天上下学的时间,都像是在我体内安上了定时器,到点儿就响,于是即使孩子晚回来十分钟,我也像是丢了魂儿似的,一大通的联想浮现。孩子一进门,是一定要问清...
女儿的这次期末考试,一塌糊涂,让我又气又急,差点把她痛揍一顿。原因很简单,整天用手机下载小说看呗,学习是顾不上了。 上星期,一放假,我就开始对她的数理化一顿狂补,给她布置的每道题我都一一做一遍,把她的错题抄下来,给她讲,讲完让她给我讲,一天过去,就大见成效。趁我高兴时,她对我说,她考试物理的时候,做了一首诗,让我给她看看,我头都气炸了,没见过这样的孩子,考试物理的时候,脑子里在酝酿诗歌。我忍着怒火没发,待她拿来那首诗,我看了,才对她说:“好的诗歌,不仅是语言美,意境美,结构合理,还要有深层次可挖掘的东西,不然就流于平淡。如果不能让人从诗歌中看出一些内涵,那不叫好的诗歌。作为一种文学体裁,诗歌应该是精炼的、有灵性的,但是一定要有内涵,这就需要作者的阅历和深厚的基本功了。你现在还不到15岁,有什么阅历?现在写诗歌,只能使写出的东西偏于浮,缺少一种感悟在里面。”我不知道自己说的对不对,但是能说服女儿就是我暂时的成功。孩子听了这些话,也没怎么反驳,我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今天整理孩子房间的小书柜,把一些不用的本或练习册整理出来,随手翻过一个带隐形花纹的厚厚的笔记本,那是女儿上初一时的本子,里面有女儿写的一篇篇日记,还有童话故事、家庭喜剧连载、穿越小说、科幻短篇,细细读来,发现孩子的文学功底很好,文字中语言构思很巧妙,结构合理、想象力很丰富,特别是喜剧的语言包袱,安排的很好。这是我所不能够的。 女儿的作文写的很好,经常被当做范文被老师在课堂上念,并且女儿写文中不拘一格,想用文言体就用文言体,想用散文体就用散文体,有时还采用故事的模式,但是女儿写小说的禀赋,却是我意想不到的,只记得她在五年级写过几篇科幻探宝故事集,也没把这些当回事,当孩子真的把以后要当个作家的想法告诉我时,我一下子懵了。以前,我总是在脑子中浅浅的给孩子规划的是将来做个建筑师或者什么设计师,
感受温暖毕竟是冬天了,尽管阳光明媚,走在户外,宽大的袖子里依然不时的钻进凛冽的寒风,此时的脑子里还依恋着秋天的清爽呢。现实和大脑的季节错位,构成不合情理的玩笑。门外的林中,斑驳的光影,将人的视线引向更深处。林中的那一条小道,总能看到人的踪迹。上午的树林,树尖贪婪的拥抱着高层建筑没有遮挡住的阳光,温暖地一任喜鹊在枝头跳来跳去,我脑子里寻找着一个个熟悉而又生疏的词语,想写在纸上。周末,又是好天气,客厅中宽大的窗户把舍不得遮挡的阳光洒满地板,暖气包依然无尽的释放着热量,蓄满温暖的房间里,一家人各自干着各自的事情。看着电脑旁的那个人,一起走过的风风雨雨实在太多,转眼间十几年过去了,潜移默化中,相互融入的东西太多太多,即使是饮食的口味都从不同趋于相同,从脚步声中就可断定对方一时的喜或愁,就像林中的那一条小道,何处高、何处低,哪里有几节台阶,心里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冬日里,把自己冰凉的手放在对方温暖的手心中,贪婪的汲取着对方的热量,自然的不参杂任何虚伪的客气。我不知道,冬日里,树木是否也对阳光给与的温暖内存感激,可我自己,竟忘了,这么多的冬日,给与我温暖的那双手,从没有对他说一声:谢谢!是自己内心真的不认为值得感谢?还是视为应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人一定应当为另一个人付出什么,应当的是,为别人的付出应该心存感激,心怀感恩。感谢老公,冬日里那双给我温暖的手;感谢树林,让我的视线放的更长更远;感谢冬日,让我切切实实明白温暖的可贵。
窗外的风景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叶子 花开 楼上
早上一睁眼,拉开窗帘,就可看到窗外绿绿的山林,林间有大大的喜鹊在飞来飞去,并伴有它们“喳喳”的叫声,无论是春秋还是冬夏。间或有更悠闲的喜鹊,还在林边散步。每年的四月,林边的栅栏都被开满了花的蔷薇依个满怀,今年窗外的栅栏上却是另一种植物。 四年前,还上小学的女儿从同学家取来花种,在春天里寻了一个蔷薇的空隙,将花种下。于是每天放学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给花松松土,浇上一小杯水。这花在女儿每天一杯水的浇灌下...
周末絮语昨日的秋风,一下子把人从那个炎热的夏天扯到秋天,没有给人们的心理留下过渡的空间,和不情愿换上秋衣的人们开了个小小的玩笑,手臂与小腿起了鸡皮疙瘩。 香茗一杯,临窗听雨的我,难得在这个周末静静地整理琐碎的心绪。这个星期,单位里忙东忙西的,总算告一段落。还记得那天中午,午休时在电脑里看韩剧,想要轻松一下,一同事过来说:“冯姐,你还看韩剧吗?”我笑了,无言以答。其实,我还是喜欢看那些搞笑韩剧的,快乐还比较轻松。我并没有高雅到每日必去琢磨什么大家的宏篇巨著,如果我的内心并未远离真性情的话。 已是中年,就像季节走入了秋季,该是成熟的季节了。低一点,把心再放的低一点,那么漫过来的幸福就更多一点。总是这么告诫自己,为生活中一点一滴的美好而感动。别人说:“饿你三天,保管你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想要吃的,什么在不寻常的生活中感悟美好啊,感悟诗意啊,全都靠边站了。”的确,这话有道理,没有泯灭真理,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物质决定精神嘛!但对精神病患者是个例外。可是我敢向上帝保证:我绝对没有任何病症,特别是没有精神类的疾病。我想,饿我三天,我的第一个想法肯定是:不知道瘦了几斤。 好几天了,清水洗过的脸,没有涂抹任何护肤品和化妆品就上班了,镜子里看看,也没有多大的不同啊!突然想起,那天路过鲜花总汇,沁人心脾的鲜花香气,诱使我的目光移向那些刚从机场运过来的鲜花,一包包一捆捆的鲜花正被那些花店的老板指挥往店里搬。一束蓝色妖姬才30元,一束郁金香25元,可是一旦包装后,价格就不菲了,虽然香气不会增加。当然,这一切和我没有涂抹护肤品的脸面没有任何关系,只是我的思维在不恰当的时刻位移了一下。 窗边走神了一刹那,是眷恋、是空虚、还是迷茫呢?都不是!袅袅香气中,我独享这一刻的恬静,剔透的时光中,找寻心灵深处最惬意放松的自己。窗外的雨还在下着,杯中剩下的已有凉意,重
楼上大姐家的狗下崽了,因为女儿特别喜欢小动物,大姐就问我,要不要领养一只,我是不敢要的,虽说我知晓狗崽儿的狗爹狗妈品种优良,又都是一个小区里的,知根知底儿,我还是没有要,一是怕耽误孩子学习,二是怕自己懒懒的,照顾不好小狗崽儿,委屈了这可爱的狗娃娃。这年头儿,养狗和养孩子差不多,一个费心的女儿已让我很是应付不暇了,哪再敢要个“儿子”啊! 赶上了计划生育,家家孩子都少,很多家庭养个宠物填充孩子少导致的寂寞,狗是很有灵性的动物,还通感情,于是养狗的人家多起来,大街上遛狗的人,也就多起来。这也出现了一些不雅观的情景,大街上的人行道边,时不时的会看到狗尿、狗粪,行人一不小心,踩上一脚狗屎,搞的心情不悦。当然,我们家的小区还是很好的,居住的人群素质比较高,可能狗的品种也相对比较高,不常见这种情景。 品节高的狗主人,会对狗像对孩子一样教育,训练小狗养成好的生活习惯,不能见人乱咬乱叫,不能随地大小便,惊了四邻,扰了八家,是狗主人绝对不允许的,赏罚得当,对错分明,少给邻人添堵。 办公楼前的地毯上,经常有狗撒的尿迹,又无应对良策,这让我很是心烦!因为总是在我们下班以后或是上班之前,狗乘机做下的坏事,我也无法断定是哪家的狗干的。我只能天天怨声的骂一句:“这只可恨的笨狗!”其实,我这么骂,一点道理也没有,我倒觉得这是一只聪明狗,因为大冷的天,狗在地上撒尿,肯定感到停驻在那一刻的爪子非常凉,而到地毯上撒尿,爪子静止在那一会儿,不感到很凉吧!根据我的长期观察,天越冷,地毯上,狗尿的频率就大,天热一点,地毯上狗尿的频率就小。 狗尿弄脏的地毯,迫我和同事就不得不用水去冲刷,天太冷,还不敢刷,因为怕流到人行道上的水结了冰,滑倒行人。单位的小姑娘,一次实在是气不过,就说:“狗不懂事吧,怎么养狗的人也不懂事啊!”对啊!养狗的人,怎么不管
这个学期才开学不久,老师就一再的强调这个学期的重要性,课时也排的相当紧,连下午都逃脱不了。累啊!这天上午又排了四节大课,不得不早点起来,准备书本资料。一节课挨着一节课,没有课间休息的时间了,谁有杂事,就匆匆溜出去赶快办完,接着到教室听。 兰兰一上午就没有动地方,课间她一手执笔,一手撩起额前的黑发,不自觉想伸一个懒腰,回头看看同学们,一道目光扫过来,“哦?”原来是凌天朝她看,她微微一笑,才觉,这一段儿他两三天都没来啊,怪不得没看见他呢!懒腰还是不伸的好。隔着两张桌子的距离,没有答话。第四节课上的真的没了精神,兰兰回头看看别的同学,“嗯?”又看见凌天的目光一闪而过,有一点点逃避的匆忙。这让兰兰感觉很熟悉,因为才过去不久的元旦,学校开新年联欢会时,总感觉有谁一直朝她看,但是一直找不到是谁,只是她旁边的同学一直在笑,对她说:“有人看你,”兰兰问:“谁看我?”同学不说是谁。有点玩笑的说:“是谁,要自己去发现。”想到这里,不太笨的兰兰意识到,也许那天是凌天在看我啊!想起他匆忙躲避的眼神,呵呵!再回头,果然他的目光慌忙闪开。因为他和她的桌子是斜对角的,他看黑板的目光不应该扫到自己的身上。兰兰有一点点明白了,继而脸部有一点点潮热。眼的余光中,发现他也许是在慌乱的眼神逃避中,很不好意思,拿着书本发呆,听课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接下来的几天,凌天同学突然对兰兰不理不睬,和别人还是一样有说有笑,但是兰兰一加进来,他马上脸部表情一收,不说也不笑了,让她顿然不知如何接话。他的周围不会缺少女同学的围拢,是因为他不凡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兰兰不清楚也无心去弄清楚。也许是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得罪他了?没有啊,她才没闲心去思考这些。 这一天,兰兰上课来的晚,老师已经开始讲课了,她悄悄的进入教室,掩

langezi666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最近来访( 0 )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